千赢国际登录官网

青春守“沪”|日行四百公里的党员骑手发出号召:抵制恶意加价凭良心挣钱

2022-12-11 21:25:43

  青春守“沪”|日行四百公里的党员骑手发出号召:抵制恶意加价凭良心挣钱“我希望所有兄弟姐妹们,规范服务,抵制恶意加价!咱们凭良心挣钱,跑好每一单就是为上海做贡献!”“愿意响应的兄弟姐妹们请接力,让更多人知道上海还有很多我们这些普通的、愿意讲良心的跑腿小哥”。4月14日晚上,微信名为“海&蓝迷彩”的上海骑手张玉振在骑手群里发起了倡议,引来骑手们的接龙。

  张玉振是一名有10年党龄的退伍老兵。在接到记者电话时,他表示,希望维护上海跑腿小哥的形象,不能因为个别人的行为,让这个群体被戳脊梁骨。

  2015年退伍的张玉振曾当过8年兵,2016年10月份他到上海从事出境旅游类工作,在业内小有名气,曾是四家公司的销冠。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,开始成为美团上的一名配送员。

  张玉振是奉贤南桥站某区域的骑士长,手下管理着六七十名骑手。他透露说,因为封控的原因,整个南桥的运力锐减。以他为例,以前平均每天跑200~300公里,现在一天跑上七八百公里也是有的。

  据其介绍,自己这段时间每天早上9点左右出来跑单,有时跑到晚上12点甚至凌晨,“你看着接单页面上,很多单子等着人接,而且有的人还特别着急,就会想着能多跑一单是一单,多跑一单就能多帮到一个人”。张玉振有个5岁的女儿,因为出来跑单,他只能住宿在平台安排的住处,最长的一次,张玉振21天没有见到过女儿。

  “最近几天,我一直跑到凌晨三点。配送小区的保安都认识我了,问‘你怎么还在跑,还不回家休息?’我以前当兵的时候比这个苦多了,这点苦与我不算什么。”张玉振说。

  今年4月初,张玉振在跑腿途中接到一名女士的电话,对方求助想要给自己的姐姐送外卖。当对方报出地址时,张玉振查了下表示自己手里没有这个订单。原来,张玉振前一天为这位女士送过外卖,对方因为自己的姐姐得了阑尾炎,术后因为营养跟不上伤口无法愈合,很虚弱,因此想要送两条鱼过去,一时没有骑手接单。“听电话里的声音她很着急,考虑到这一特殊情况,把我自己手上的单子推迟了下,一个个打电话打招呼。先把鱼送到了这位求助者姐姐家,一分钱没收。能帮到别人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过去半个月,张玉振已经完成了600多单,配送里程也到了5300多公里,如果按照上海外环线公里计算,张玉振的配送距离相当于绕外环线多单,我挣的都是平台正常结算的配送费。有时候着急的顾客会在下单时加小费,但真没有那么夸张。美团上有规定,小费最高不能超200元,也不让私自找用户加钱。”张玉振表示。

  // 倡议更多骑手抵制恶意加价 //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这两天刷帖子的时候,看到网上一些对跑腿恶意加价的讨论,有的骑手用自己的联系方式接单、收高价,也有人看顾客着急就坐地起价,他既气愤又委屈,“不允许一粒老鼠屎坏一锅粥。气愤的是这些人在胡来,委屈的是我身边还有好多规规矩矩的人,但这些胡来的人在抹黑所有人”。

  “疫情来的时候,大家都难。但越是都难的时候,越需要大家一起度过难关。”4月15日晚上,跑了一天单的张玉振有感而发,就在骑手群里发出了自己的感想。

  真正编辑好内容准备发布的时候,张玉振有过短暂的犹豫,“担心有人说我为什么要出风头之类的,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”,但他很快给自己鼓了气,“我没做亏心事,凭良心做事,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实的。将心比心,如果是你的亲人需要东西,是别的骑手在为他们服务,正常情况跑腿费是几十元,对方却索要数百元,你家人心里会舒服吗?”

  令张玉振感到欣慰的是,感想发出后,很快得到了群内其他骑手的响应。大家在群内纷纷开始接龙,并发出了“发挥正能量,抵制恶意加价!!让我们一起度过难关”的口号,不少骑手赞同张玉振的号召,也发表了自己的感想:“先做人后做事”,有骑手手机出了故障,一时无法参加接龙,还特意私信张玉振要求加入。

  群里骑手的反馈让张玉振有些感动,“大家的真心话,都跟我一样”。到目前,除去一些暂时还不能出来跑单的骑手,微信群里有八成骑手参与了“抵制恶劣加价”的接龙。

  而在前天晚上,待群内讨论的小高峰过去后,已接近晚上12点,张玉振选择又接了一笔需要配送生活物资的订单,“每次听到顾客对我说谢谢的时候,都是我这段时间最开心的时候。还有那么多需要我们的人,而我们刚好能帮助他们”。

  今天中午,张玉振告诉本报记者,他希望更多骑手能加入到这样的倡议中。“我个人的力量很微薄,希望通过媒体平台把群里说的那些话都发出去,守好初心。”